其他

我们的律师曾为客户设计并起草了复杂的信托文件,帮助客户规避了遗产税的 征收。因为采用单一信托会超过遗产税免征令规定的范围,所以通过我们的建 议客户在其有生之年创建了 3个信托,每个信托都能够完全适用遗产税免征令 而无需支付任何超出部分的税收。

案例 1

(税务规划)

我们的私人客户团队与诉讼团队曾合作接受一名遗孀的委托,对一份其亡夫留 下的可疑遗嘱提出质疑。此事最终在我们律师的努力下成功庭外和解,且房产 根据无遗嘱规则进行了管理。

案例 2

(无遗嘱规则)

我们曾在一项有关违反专业疏失条款的事件中成功代表全权离案信托的主要受 益人,起诉了没有就遗产税十年征收相关规定的影响给出法律意见的律师。

案例 3

(专业疏失)

我们曾在伦敦高级法院中,代表一名因为收购阶段缺少尽职调查而陷入了严重 财务危机的公司客户,以违反专业疏失条款、没有正确预判收购程序后将会出 现的局面而造成实质损失为由,取得了英国某会计公司的赔款.

案例 4

(专业疏失)

我方的客户(某赌场)通过代表第四方的第三方公司汇款 150万英镑。这笔汇 款在我方客户的同意下、由我方客户支付给第四方,第四方曾用这笔钱进行博 彩活动。第三方公司当时已经进入管理程序,并根据法庭的一项法令进行管 理,客户也将相关文件发给了管理人。一家银行根据管理人提供的文件资料, 要求客户授权他们追踪 150万英镑并再次要求客户提供这笔资金。曼彻斯特地 方法院的法律程序从诉讼第八部分开始,但迟迟没有进展。银行的代表律师与 我们进行了零星而冗长的沟通,最终由银行方面向法院申请了大量的信息披露 请求。我们与银行就双方的协议问题激烈讨论,最终由法院颁发法令,披露了 由第三方公司的会计提交的银行帐单,显示了我方客户与第三方公司的汇款记 录,其他的信息披露请求随之全部撤回。

案例 5

(博彩业)